股票知识
游资
“妖股”背后的大佬都有哪些人?

“妖股”背后的大佬都有哪些人?

日期:2018-09-04标签:  

妖股”背后的大佬都有哪些人?

根据证监会9月11日通报,因涉嫌操纵全通教育、暴风科技股价,马信琪、孙国栋两人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、罚款的处罚,金额合计接近4700万元。而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这两人均有国内著名游资“宁波敢死队”背景。

全通教育、暴风科技均是此前大受追捧的天价股,全通教育还一度登顶“股王”。除了全通教育,孙国栋还涉嫌操纵中科金财、如意集团、西部证券等13只股票价格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股价涉嫌被操纵的股票,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公募基金、私募基金重仓的股票。

“宁波敢死队”魅影

根据证监会通报,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,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,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,随后快速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。

而孙国栋操作全通教育时间相对较长。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,其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、连续竞价阶段、尾市阶段,通过虚假申报、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“全通教育”等前述13只股票价格,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。

对于A股市场来说,马信琪、孙国栋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神秘人物。早在2006年,马信琪的身影就曾出现,并引起市场关注。但近10年过后,外界对其真实身份、背景灯仍然所知无几。

9月11日,证监会公布上述处罚信息后,市场均将目光指向一度在A股市场呼风唤雨的游资“宁波涨停板敢死队”。有消息称,马信琪不但来自“宁波敢死队”,且属核心成员,孙国栋也同样如此。 

 “妖股”背后的大佬都有哪些人? 游资

据媒体报道,早在2006年,就有一则博客文章列出了全国十多个“敢死队”操盘手的名字,其中宁波提到4家,分别为银河证券宁波解放路营业部、和义路营业部,以及光大证券宁波解放路营业部、开明街营业部。该博客文章还称,这4家营业部的主要操盘手中,就有一人名为马信琪。

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深圳某老牌私募高层人士亦向本报记者表示,马信琪“宁波敢死队”的背景应该是真实的,且在圈子里拥有相当知名度,但由于行事低调神秘,一向少与业内来往,因此对其具体情况也不清楚。

而据上述博文内容,在“宁波敢死队”中,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,由马信琪操盘。而暴风科技上市以来,频繁在龙虎榜出现,而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曾在8月7日现身,当日买卖金额最大的前5名中,均有该营业部。其中,买入金额位居第4,卖出金额则为第一。

“根据我们的了解,宁波敢死队主要靠研究图形,通过超短线交易获利,早期资金规模也不大,对市场的影响也比较小,但现在都是动辄几个亿的资金在那里弄。”上述私募高层人士说,“宁波敢死队”操盘时几乎不看基本面,而是依靠技术分析

事实上,随着时间推移,敢死队的策略可能也已经“鸟枪换炮”。一方面,其资金可能已经从最初的个人资金,发展到以代人理财、发行私募产品等方式,筹集更为大量的资金,操盘资金更为雄厚;另一方面,随着实力的增强,甚至试图联合坐庄机构投资者影响股价。 

有人曾数次寻求与该公司合作,试图共同拉抬其持有的股票股价。“当时对方就问能不能帮他们买某只股票,但是我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,帮对方托股价,就算没有法律风险,市场风险也还是很大。”

A股高换手率的特性,短线操作肯定有生存基础,模式也是成立的,很多人这么做都赚了钱。如果仅止于此,作为一种交易策略无可厚非。但据其了解,“宁波敢死队”中很多人的操盘资金都在亿元级别以上,市场影响力进一步加大,内幕交易、操纵股价等违法违规行为“实在很难说”。 

根据目前流传的各种说法来看,在目前仍然活跃在市场上的“敢死队”成员中,相较于其他人,马信琪、孙国栋等人可能只是小角色。

“妖股”背后的大佬 

在操纵暴风科技、全通教育过程中,马信琪、孙国栋获利并不多。根据证监会披露,马信琪操纵暴风科技所得为44.1万元,孙国栋操纵全通教育违法所得为1129.8万元。

“马信琪操纵暴风科技时间比较短,但孙国栋操纵全通教育前后长达半年左右,获利也才1000多万元,说明他们的能量还不够。”上述私募人士认为,从证监会披露信息来看,单凭马信琪、孙国栋等民间游资,尚不足以操纵暴风科技、全通教育股价。 

实际上,孙国栋操作之时,恰逢全通教育股价一路暴涨之际。从2015年1月,其股价从不足100元,一路狂飙至最高时的467.57元,涨幅高达4倍左右,总市值最高时则接近900亿元。 

在此之前,市场就已普遍质疑,全通教育、暴风科技等股价狂飙,背后涉及基金联合坐庄。而涉嫌被马信琪、孙国栋操纵股价的多数股票中,在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,机构投资者均扎堆出现,不少基金买入时间,正是在这些股票暴涨之际。 

2015年3月,暴风科技上市后,股价一路暴涨,连拉34个涨停。当时市场盛传,基金已经离场。但实际上,基金大佬王亚伟执掌的千合资本,恰恰就在4月中旬以后大量建仓暴风科技,直至成为第一大流通股股东。

根据2015年半年报,截至今年6月底,暴风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席位,全部为公募、私募基金占据,持股数量共计约2900万股,其中包括王亚伟掌舵的千合资本旗下千合紫荆一号,二季度末的持股数量为128.28万股,占比为4.28%,位列第一大流通股股东。 

全通教育、如意集团等亦是如此。半年报显示,截至今年二季度末,全通教育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,除了两名自然人外,其他全部为机构投资者。而如意集团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,同样也有8家为公、私募基金机构。 

据华润深国投网站信息,截至6月15日,千合紫荆一号单位净值为1.6517元,成立不到两个月收益率达65.17%。但到了8月14日,已下降到1.1235元。由此可见,其对暴风科技的“支持”力度。 

很多没有基本面支撑的股票,股价涨到天上去了,很多机构投资者确实起了不好的作用,他们的品牌效应,在A股投资者以散户为主,而且不理性的情况下,助推了市场的盲目情绪。

原创:骑牛哥,编辑:第七笔。


相关文章

  • 游资:从新疆交建去看妖股炒作背后的逻辑
  • 顶级游资:谈谈我是如何做妖股的
  • 不敢上大妖股的短线客是不合格的!
  • 龙头战法:技术核心秘诀曝光
  • 怎么判断妖股能不能走二波的逻辑
  • 妖股首阴战法
  • 龙头首阴低吸大长腿
  • 妖股/人气股反包逻辑分析
  • 妖股/龙头股做T技巧
  • 干货:涨停板接力模式
  • 文章观点为作者个人看法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    第七笔提醒您:股市有风险,炒股需谨慎!
    第七笔(DIQIBI.COM)只分享股票知识,不做任何投资建议与指导。

  • 本文标题:“妖股”背后的大佬都有哪些人?
  • 本文链接:http://diqibi.com/youzi/201809300.html